您的位置:人物传奇 > “火柴大王”刘鸿生

“火柴大王”刘鸿生

来源: 民建中央网站 发布时间:2019-04-26

  “那时候我还很年青,虽然口袋中的钞票很多,但我毕竟是一个中国人,特别是在短短的买办生涯中,使我感到外国人瞧不起中国人。我觉得中国人之所以受气,是因为没有工业,没有科学。因此就想利用口袋中的现钞作点事。”——刘鸿生

  民建第一届中央委员会常务委员、著名爱国实业家刘鸿生,早年报着拯救国家和民族的宏图大志,在煤炭营销上掘得第一桶金后,创办火柴厂,成为了中国赫赫有名的“火柴大王”。

  刘鸿生由一个从事十年买办生涯的商人,成为集“煤炭大王、火柴大王、毛纺大王、水泥大王”等于一身的“企业大王”,经营领域遍布轻重工业、运输业、商业和金融业,创立了近代中国数一数二的民族企业集团。1956年公司合营时,是当时中国仅次于荣氏家族的最富有企业家。

  少年当自强

  刘鸿生,浙江省定海城关人,1888年出生于上海。刘鸿生7岁那年,父亲突然病逝,全家十几口人生活十分拮据。虽然家中交学费已经十分困难,但刘鸿生的母亲不愿意让聪明好学的儿子失学。母亲想方设法,让刘鸿生继续读书。刘鸿生13岁进圣约翰中学,17岁考入上海圣约翰大学,他发愤苦读,才智出众,各门功课一直名列前茅,不仅被免去了全部学费,还有每月10元的生活补助。

  正是在这里,他学得了一口流利的英语和与洋人打交道的经验。刘鸿生本可以由此继续留学深造,获得一个更好的人生起点。但在大学二年级时,美国校长决定送他到美国去学习神学,学成回校担任牧师兼教英文。刘鸿生拒绝了校长要求他成为基督教牧师的建议,中途便被学校除名。

  这时,只有18岁的刘鸿生,被迫走上了谋生的道路。

  “买办”行当掘得人生第一桶金

  凭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刘鸿生到巡捕房当过教员,也给别人做过翻译,虽然能维持生活,但他总觉得这些职业不符合自己的志向。

  19岁那年,刘鸿生经他父亲生前好友、上海宁波同乡会会长周仰山的帮助,进入英商所办的开平矿务局任上海办事处经理考尔德的“跑街”,月薪100元。此外,经他手卖出的煤,还另有佣金。“跑街”跑得格外勤奋,广交关系,硬是用自己的辛劳打开了开平煤在上海的销路,换来了良好的声誉。半年后,开平煤便销遍了上海。

  刘鸿生在推销煤炭上颇有生意经:勤跑勤访,和老客户保持密切关系,千方百计和烧炉师傅们交朋友,博得好口碑;将统煤分类,分级出售,按质论价;摸清用户的用煤情况,千方百计按时送货;薄利多销,跌价竞销,挤走对手等。随后,开平公司在上海成立销售处,刘鸿生被委以重任,从“跑街”成为“买办”,专门经销开平煤,享受售后一半的利润。之后生意越做越大,在苏州、无锡、常州、南通等地,刘鸿生都设立了分销机构。刘鸿生并将开滦煤炭从秦皇岛运到上海,销路大好。

  大约三年间,刘鸿生在赚到了100多万两资产的同时,也历练了开拓市场的丰富实际经验。

  矢志要与“洋火”一争高下

  火柴是根据物体摩擦生热的,利用和的化学活性,制造出的一种能摩擦发火的取火工具。史料载,最早的火柴是中国人在公元577年发明的,马可波罗时期传入欧洲,后来欧洲人在此基础上发明了一度被中国人称之为“洋火”的现代火柴。在中国倍受欺凌的年代,国人均以火镰、火石取火。

  中国人有造纸术、印刷术、指南针、火药四大发明,改变了欧洲人的奋斗精神,用坚船利炮征服了世界。中国人也发明了火器,为什么就造不出火柴,却任“洋火”充斥中国市场?“这是民族与历史的悲剧。”刘鸿生怀揣实业报国的理念思索着。于是,他用一己之力兴办民族火柴实业,矢志要与“洋火”一争高下。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提倡国货,抵制外货,使得到进一步发展。1920年1月,刘鸿生在苏州与人伙设华商鸿生火柴公司,资本12万元,他占四分之三的股份。刘鸿生选择了办火柴厂,除了火柴厂投入少、风险小外。这是刘鸿生资本向工业企业转化的起点。

  说起刘鸿生办火柴厂,在他的内心深处,还有一个难以言表的“隐情”。刘鸿生妻子叶素贞是燮昌火柴厂老板叶世恭的女儿,当初在他们相爱时,叶世恭嫌他只是一个卖煤炭的“跑街”,社会地位低,拒绝这门亲事,后来由于亲友的一再劝说和女儿的坚持,才勉强办成了婚事。当时年少气盛的刘鸿生曾对妻子说:“你等着瞧,总有一天,我要办起一家火柴厂,把他老头的燮昌厂打倒。”1924年,刘鸿生确实把燮昌火柴厂吞并了。

  同年10月,鸿生火柴公司正式开工生产。当时全厂拥有各式设备40余台,职工1700多名,每天能生产火柴40多箱。小牛试刀,初显身手。经过不断的发展壮大,以刘鸿生为代表的中国新兴火柴工业的发展,打破了“洋火”霸占中国火柴市场的美梦。

  1930年7月, 刘鸿生的鸿生火柴公司,合并了在江苏三足鼎立的荧昌、中华火柴二厂,成立大中华火柴公司,刘鸿生被推选为总经理。由于增强了相互间的分工协作和经验交流,公司各厂的生产面貌都大为改观,当年产量和销售量都达到了全国火柴产销量的22%。

  到1934年,大中华火柴公司共有七个火柴制造厂,约占华中地区火柴总产量的一半,成为当时全国规模最大的一家火柴公司。

  刘鸿生登上了“火柴大王”的宝座,迎来了事业的辉煌。昔日的“洋买办”摇身变为民族企业家。

  办实业上瘾,成为知名的企业家

  1931年11月,刘鸿生与张公权、胡孟嘉等发起组织中国企业银行,额定股本国币200万元,实收100万元。抗战爆发后赴内地,在重庆、贵阳、桂林、四川巴县、山东等地设中华火柴厂、建国水泥公司、嘉华水泥公司、永安电池厂、中国毛纺织厂;在兰州设西北洗毛厂、西北纺织厂;在贵阳设氯酸钾厂;在昆明和越南海防设磷厂;在广西设化工厂。1938年秋,刘鸿生到重庆李家沱筹备创建中国毛纺织厂渝厂。1939年前后,刘鸿生为解决火柴原料供应问题,联合重庆、四川、贵州火柴同业30个厂家成立中国火柴原料厂特种股份股份有限公司,为抗战作贡献。

  沧桑岁月,历史斑驳。现重庆十八梯南面凤凰台与解放西路交会处的解放西路158号的小洋楼,至今还留存刘鸿生当年的生产基地,述说着那抹之不去的时间记忆。

  刘鸿生在40年的置业生涯中尝曰:“我不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我的资金是不开投放的,出点风险不伤元气。” 他在发展火柴工业的同时,先后创办了水泥公司、码头公司、华东煤炭公司、章华毛纺织公司等,并投资银行、保险业务,成为集轻工业、运输业、商业、金融业等20多企业于一体的实业巨子。

  刘鸿生说:“我相信所有的资本家都有这样一个癖好,那就是总希望一个企业变成两个,两个变成三个……我办企业获得成绩后,信心鼓舞着我又去投资了水泥业、毛纺织业、搪瓷业等等。在我40岁上,已经是拥有了不少企业的全国知名的企业家了。”

  跟着共产党,走社会主义道路

  1949年新中国成立,刘鸿生受到周恩来总理亲切接见,诚恳、坦率的谈话,使他受到很大鼓舞。

  1950年6月,刘鸿生加入中国民主建国会,曾任民主建国会中央常委,民建上海市分会副主任委员,民建上海市委副主任委员等职;同年10月,任上海市人民政府委员。1954年,先后被当选为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第二届委员等。

  1950年12月,美国发动侵朝战争,中国人民开展抗美援朝运动,刘鸿生在工商界中带头捐献飞机大炮,并动员刘氏企业在捐献中尽最大努力,共捐献人民币20.17亿元(旧人民币)。

  1953年下半年,中共中央发布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总任务,刘鸿生受到鼓舞,表示自己的企业要争取第一批申请公私合营。1954年1月18日,刘鸿生作出创造条件尽早实现公私合营的决议,并向政府提出申请。是年7月1日,获准公私合营。当年,刘鸿生有8个企业实现公私合营。1956年初,刘鸿生在各地价值2000余万元的企业全部实现公私合营。

  1956年,当刘鸿生病重弥留之际,他谆谆嘱咐子女们,把所余的全部定息献给国家。刘鸿生在去世前半个月,接受《人民中国》杂志记者的采访,发表《为什么我拥护共产党》的谈话,讲述他40多年来坎坷的经历,以亲身感受,揭露帝国主义与中国官僚资本压迫和摧残中国民族工商业的种种行径,生动地说明中国民族资本家只有跟着共产党,走社会主义道路,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